野蛮血腥与民主平等 哪个才是诺克萨斯真面目

随着英雄联盟宇宙推出的城邦故事短片,大家可以更加立体直观的看到各个城邦的风景面貌,人物特色。这些短片或温馨感人,或诙谐风趣。
 
而其中,诺克萨斯的故事显得尤为精彩,德莱厄斯利用强大武力,打破虚伪的皇权,推崇自由平等。
 
 
 
德莱厄斯带着他光荣凯旋的战群,命令厄提斯的国王交出王座,换来的是,上至贵族下至奴仆的每一个公民都可以在诺克萨斯帝国中获得自己的位置。
但在我们印象中,破碎艾欧尼亚,常年互相交战德玛西亚,北部被吞噬的恕瑞玛都在无声告诉我们,诺克萨斯是瓦罗兰大陆无情战争机器。似乎野蛮扩张,血腥暴力这里才是诺克萨斯的标志。
 
但在官方介绍中,诺克萨斯又是另外一面的。
 
诺克萨斯是一个威名震天的强大帝国。这里的社会氛围实际上超乎寻常地包容。人民的所有特长和天赋都会得到尊重和受到培养的机会。
不如这次,从两个角度看待诺克萨斯,看一下这个强大帝国的一体两面,和遭成这样的原因吧。
 
 
 
战争机器
在诺克萨斯上古时期,一个叫做萨恩·乌祖尔(莫德凯撒)凶残的军阀肆虐于北方大地。他清洗了所有阻拦他的部落和村庄,以鲜血和死亡熔铸起自己的帝国。
 
 
 
萨恩·乌祖尔执着于屠杀和毁灭。残酷的征战几乎抹去了整整一代人,在帝国中心建起了不朽堡垒。最终,一众诺克希部落的联军,加上亲信的背叛,竟然击败了莫德凯撒。他们占领了一座古城,并将其建成了现在的帝国中心。
 
 
 
正如德玛西亚的先祖是逃避魔法师的迫害使得留下“禁魔”的传统。
 
在历史上,诺克萨斯的创立伴随着暴力和血腥,使得整个诺克萨斯风气变得尚武好战。
 
在地理环境上,因为本身处于贫瘠的地区,天生的环境劣势,导致了种田是没办法种田,那诺克萨斯人想到办法就是抢了。传统好战理念和环境的因素,使得诺克萨斯对外战争不断。
 
 
 
狂热的战争因素使得诺克萨斯对于战争过程变得不择手段,这也是诺克萨斯留下血腥暴力重要因素。
 
在凯隐的故事中,凯隐从幼年时期就编入当童军,因为艾欧尼亚人的怜悯儿童,成了可被利用得弱点——他们的战士会在看似无辜的人面前犹豫不决。
 
悉达·凯隐生在诺克萨斯,幼年时便被征召入伍,编成了童兵。带领这支残酷部队的是勃朗·达克威尔治下最阴险的军官。在纳沃利的普雷西典惨败之后,这场侵略演变成了持久的消耗战。艾欧尼亚人的怜悯成了可被利用得弱点——他们的战士会在看似无辜的人面前犹豫不决。所以勉强扛得动刀剑的凯隐参战的第一天就基本相当于他的死期。为了突袭巴鲁鄂省,诺克萨斯的部队选择在衣浦河口登陆。凯隐和其他孩子被勉强编作先头部队,面对的是为了抵抗去而复返的侵略者而混乱组织起来的地方武装。
 
 
在锐雯的故事中,作为诺克萨斯军队剑士长的锐雯,帝国昔日英雄。成为诺克萨斯试验新型武器试验品,被无情放弃了,同时还有无数哀嚎的无名诺克萨斯士兵和艾欧尼亚士兵。
 
身经百战的锐雯愿为诺克萨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但现在她看到有些士兵不太对劲,一种不安油然而生。他们护送的车厢里装满了易碎的双耳陶罐,她无法想象这种东西在战场上有什么用。两支部队遭遇了激烈的抵抗,似乎就连大地本身也在反抗他们。在一场暴风雨中,泥流从山上倾泻而下,锐雯和她的战士们被困在那些陶罐周围——这个时候艾欧尼亚的战士们现身了。战况急转直下,锐雯向伊米斯坦请求支援。她得到的唯一回答是一支燃烧箭,从山脊飞驰而来,锐雯明白了,这不再是一场诺克萨斯的扩张战争,而变成了一场对敌人的灭绝行动,不计代价。
在扩张战争中,也能看到诺克萨斯的残忍一面,对于一些平民也会出现无差别屠杀。在凯隐的故事中。屠杀只是为了震慑其他艾欧尼亚人。
 
 
 
而无极剑圣故事中,当“无极”成为不可小觑的威胁时候,直接利用炼金技术毁灭整个村落,此时真的达到了所有人的:平等“。
 
 
 
战争的铁蹄发动后,诺克萨斯变得异常残暴和不择手段。那另外一面的诺克萨斯是怎么出现和孕育的呢?
 
利益与平等
正如前文所说,诺克萨斯因为地理,历史,衍生出血腥野蛮好战的形象。但在诺克萨斯对于普罗大众形象却是相反。
 
无论社会立场、身世背景、祖国故乡和个人财富如何,任何人都可能在诺克萨斯获得权力、地位、和尊敬,只要他们能够表现出必要的能力。能够使用魔法的人会被高看一眼,帝国甚至会主动寻觅这类人,让他们的特殊天赋得到锻炼并最高效地为帝国所用。
 
这算是联盟版本的“举贤勿拘品行令”,举贤任能,使各尽力以保诺克萨斯。
 
 
 
诺克萨斯的举贤令,无疑是给下层人民晋升留下一个渠道,使得诺克萨斯对比阶级固化的德玛西亚更有活力。但我们要注意一点的是,诺克萨斯并非没有贵族,平等是相对的(诺克萨斯还是有阶级的)。
 
诺克萨斯有贤能统治的政治理想,但老一辈贵族家庭依然在帝国的心脏把持着相当大的权力。
 
在斯维因的故事中,展现出阶级和特权的力量:
 
出身于诺克萨斯建国元老级贵族家庭的斯维因似乎注定拥有坐享特权的一生。他的家族在勃朗·达克威尔的上台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大肆鼓吹他们的高贵血统就是这个国家的最大力量。
而当斯维因上台之后,对诺克萨斯进行整改,情况比之前好转,阶级力量还是存在的。
 
比如消除了性别歧视,男女平等,唯才是举,不在局限所谓男人统治传统,平权先锋者。在扩展阅读权利法则中。
 
“奉统领(斯维因)之命,我来免除你的职务,”艾丽莎说,“今后,此地的辖制由我主理,以帝国之名,行帝国之利。”“你?”她的父亲不屑地笑道。“从来没有女人统治过掘沃堡!”“或许现在该改改了。该有人为我们人民的未来着想,而不是执迷于国王的地位,和已经消失在过去的荣光。”
 
 
残忍和民主平等二者体现在一个城邦,似乎有些矛盾,但我个人认为,诺克萨斯奉行的出来的残忍行为和平等都是实实在在的利益至上。
 
诺克萨斯人如果遇到“电车难题”,肯定是毫不犹豫的选择放弃一个人,拉起拉杆。因此会有着如此残暴和“民主平等”形象。
 
把利益至上观点代入到诺克萨斯,就能解释诺克萨斯在战争的残暴和他们奉行的“民主平等”。
 
举几个例子:
 
在诺克萨斯四处征战过程中,几乎把所有地区都染指了,但皮城地区却安然无事。
 
 
 
不是皮城武器强大,打不过。而原因很简单,皮尔特沃夫执掌着东西海路航道,掌握地理优势。而四处搞事诺克萨斯帝国,需要海港便利皮城协助入侵(运输物资,部队)。
 
皮城可以使他们的军队和军需物资可以相对容易地前往符文之地的四面八方,在一定方面上二者是相辅相成。让皮城利益使得诺克萨斯更加受益
 
 
 
同时,诺克萨斯对于魔法态度是“利武”,这点似乎要比迂腐的德玛西亚,放任自由的艾欧尼亚来得“高明”。而且不限制种族,地区。
 
但如果一旦遇到不配合他们的魔法师,结果不是平等活下来,而是被杀死。即使她只是个平民。
 
 
 
当诺克萨斯人遇到了掌控岩石的塔莉垭,带走后想利用魔法摧毁村庄,遭到拒绝后残忍的将塔莉垭丢到水里。在塔莉垭扩展阅读何枝可依中:
 
“你的力量天生就是用于毁灭的,你却不想好好利用一下?也行,你就抱着它沉进水底去吧。”这是塔莉垭最后听到的声音,随后她就被诺克萨斯的军官推进了咸苦的海水中,这些词句如鬼魂一般缠绕着她。万幸的是,水流把她推到了岸边。四天过去了,她仍然在逃亡的路上。她跑了好久,直到艾欧尼亚的农夫和诺克萨斯的士兵筋骨折断的声音越来越远,终于杳然,她才放慢了脚步
 
 
而就锐雯而言,作为诺克萨斯军队剑士长的锐雯,可以从平民窟混迹到剑士长,但也可以立刻被诺克萨斯抛弃,成为联盟版“考文垂事件”。两者落差之大,令人唏嘘。
 
因为在诺克萨斯眼中,放弃少部分的人换取更多敌人是值得。而对外战争中,因为对平民的屠杀可以震慑还未放弃的敌人,还可以消灭有生力量,所以在于艾欧尼亚战争中,屠杀或者非人道事件比比皆是。又因为童军可以使敌人犹豫,所以也等不到童军成长,就早早放弃了。
 
在利益面前,道德和人命是可以衡量的。
 
而给底层人民留下一条向上道路,不仅可以保障诺克萨斯活力,增加实力,还可以杜绝如同德玛西亚一样的叛乱。
 
这也解释了如何诺克萨斯能有“平等”和残暴两面了,但这也是诺克萨斯无比强大的原因了。
 
 
 
后记
一方面,目前诺克萨斯的主线集中于莫德凯撒的复活,不朽堡垒中埋藏的真相,究竟会给诺克萨斯带来多大影响,费德提克之前口中恶魔力量猜测是否为真,还要看故事推进了。
 
另一方面,诺克萨斯的故事不单单如此,诺克萨斯还拥有独一无二的统治方式——崔法利议会,斯维因,黑色玫瑰,德莱厄斯三方制衡。而崔法利议会制度需要更多更长的文章描写分析了。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转载自:野蛮血腥与民主平等 哪个才是诺克萨斯真面目

上一篇:拳头将加大对退出挂机等行为的检测和处罚

下一篇:点燃打野成野区新趋势 三大适配英雄全解析